禾雨中期

近况:
小绿和小蓝!!!绿蓝赛高啊啊啊啊啊!!!!
全职——all叶,其它通通不吃。
底特律——720000,640000,警探组。不吃900G,超级超级雷!!!!
sci谜案集——墙裂安利这部网剧,瞳耀好吃到升天!!!
小英雄——胜出,轰出(替他基本上久右都能吃)。拒绝任何爆右。
一人之下——也青,玉碧。
凹凸——本命紫堂幻,他敲可爱的。cp吃雷安。
盗笔——瓶邪,花邪,有时候会吃黑邪。十二分雷黑花谢谢。
女神异闻录——all主,雨宫莲赛高!!

【all叶】那个炮灰不一般23

——这里阿禾。
——我又回来了!
——粗略地列了一下大纲,发现……有生之年也许能完结吧:)
——CP当然是all叶无误,后面的人到时候会出场的!人人有份!
——前文戳tag,这章走起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二十三 早时谋划

叶秋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。他回头看向父母,两人各自做着手中的事,脸色并无不妥。

他突然开口问:“爸,妈,昨天方家来时你们是怎么跟他们说的?”

叶母笑了:“当然说我们家修修的魅力无人可挡啦,搞定人家小姑娘不在话下~”

叶秋皱着眉,什么也没说,只是看着他俩。

“唉……干什么这么不信任地看着你妈我啦?”叶母无奈:“好啦,其实还有一个planB,我就不详说了,免得节外生枝。你到时有机会能看到的……”

那边在看电视的叶父朝这边招了招手机。

“方家那边来消息了。”

那种不好的预感突然迅速膨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脑中嗡嗡作响,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你说啥?”

方明华弱弱地低下头,道:“那什么,所以我爸妈让我来探探你的口风……”

“啥??你……你是不是你爸妈亲生的啊?!”叶修觉得脑袋好乱,好痛苦,想打荣耀。

“啊,这个……他们刚刚探过我的口风了,其实我这个人超级马虎的,不怎么介意……还有,他们说反正是假婚,哪天等这事儿的风头过去了想离就离也成……”

……不是吧,这也太刺激了吧!你确定这个真的可以想离就离?!!

然而看到方明华把头埋得更深了,叶修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。他想,恐怕受打击的不止他一个人吧?瞧刚刚方明华那个样子就知道了。

超级马虎?不见得吧?是谁刚刚反应那么大?也不知道是不是单纯为了自己的妹妹,还是为了家族。两人都有所牺牲,很公平。

努力把思绪理清之后,叶修发现好像也没什么差别。反正他已经把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幸福赌上了,不是吗?

再细细思考一下,如果与自己度过余生的是一个和他一样热爱荣耀的人,似乎更容易令他接受吧。

“咳咳。”叶修清了清嗓子,说:“这样吧,方明华小朋友,你要记住你的未来伴侣是一个能把你按在竞技场上摩擦摩擦的人,小心不要被虐哭哦。”

听了这话,方明华一愣,有些不可思议地抬起头,看得叶修都不好意思了。

“什么时候领证?”叶修语速奇快抓重点,同时歪歪头以掩饰大概是红了的耳根。他悲哀地想自己的不要脸终于摸到了下限。

方明华一愣,张张嘴,脸红得不行,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:“啊啊这个……随意?啊……要,要不等久一点吧,怕缓冲不过来……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介意不过怕你会介意因为那个什么……呃呃其实反正婚……婚礼会如期举行的这个证可以慢点领……”

“要去国外吗?”叶修懂一点点。

“啊……”方明华又是一愣:“你考虑得挺周到的,应该是了。”

一个安排在脑子里渐渐成形——今年要集齐一支兴欣战队,明年要带着兴欣夺冠,要多忙有多忙……可是这个时间间隔不会很长吗?明年总比今年轻松一点,现在还是白手起家初期……

倒是方明华拍板了:“最近可能不行,我们轮回这赛季的目标是冠军没错了,请这两天假都难到我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这赛季结束怎么样?”

叶修当然没意见,那个时候兴欣大概齐了……离开一会也不要紧吧?

达成共识后,方明华看了叶修一眼,又忍不住调侃:“你原来脸皮挺薄的啊,耳朵红了一会了,还没消掉。”

“!”叶修飞快捂住双耳,强行反驳:“哪里哪里,这不是赶巧在这个领域无耻不起来吗?恭喜你摸到荣耀之神的下限了啊。”

唔啊有点可爱。

“喂,够不要脸了啊!”方明华哭笑不得:“就你还荣耀之神呢,我离摸到你的下限还早着呢。”

哎哟这下叶修可不干了,他还从没在荣耀这个领域被人嘲讽过呢……啧,都是原主的锅,无奈了无奈了。

“我要不是看你是个治疗,现在已经抓起账号卡把你按在竞技场里摩擦摩擦了。”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方明华乐了,打趣道:“怎么着,这个圈子里的人谁不会点别的职业?你看不起治疗啊?”

叶修睨他一眼,老实道:“嗯,我打副本从来不要治疗。”

方明华:……

“对了……”懂得审时度势的方明华果断转移话题:“两个男的联姻,到底要谁嫁谁娶啊?”

两人同时沉默了。

这真不是什么好话题。

方明华“呃”了一声,颇有些尴尬,说:“果然还是要让父母拍板吧?”

父母做主吗……叶修想了想,觉得父母肯定不会让自己吃亏的,当下安心不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叶家餐桌上从来没有交谈声,叶修当然是不讨厌这种沉默的,可今天饭吃到一半,他终于把手里的筷子往桌上一拍。

“叶秋你干什么?”叶修无奈了:“怎么从我进门起就黑着一张脸?太吓人了,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?”

有人先开口,叶秋也停了下来,一股子憋屈气往外喷,却不是对着叶修说的:“爸,妈,你们怎么想的?这种计划根本不应该存在!”

他一边说着,一边猛地拍了一下桌子,碗里的汤被震得左摇右晃。

叶父老神神在继续吃,叶母不慌不忙地擦了擦嘴,才开口:“你这孩子,换了个人而已,有什么不好?其实大家族里同性姻亲都有好几例了。那个叫方明华的孩子我见过,很有礼貌的一个人,你哥他不吃亏。”

……哈??才不是这个理由!叶秋愤愤地想。方家离叶家最近,他们之所以选择B市的方家明明是为了不让叶修走太远,为了用家庭限制住他!

再者说,两个男的结婚,这不是违背伦理常识的吗?他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难道拴住大儿子就这么重要吗?!

“妈说的都是真的。”叶修赶紧安慰叶秋:“方明华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,性格挺好,人气也高。”而且恐怕是轮回里唯一一个对自己不怀恶意的人了,他心道。

叶秋怒:“你怎么也不反抗一下呢?傻不傻?”

这话说的亲密,叶修终于忍不住笑了:“哪能这么说呢,现在人方家对我有愧,你哥我是占了便宜了,那边还说等风头过去了,我要是想离就悄悄离了都成。这还有什么意见啊?”

???说的容易,到时真生出感情怎么办?!

叶秋一下子泄气了。真是的,你生什么气呀,叶修他自己都不觉得吃亏呢。反正他和谁领证也不和你,管那么多干什么?

这样一想,叶秋更郁闷了。

“婚礼后天举行,明天得打点好一切。”叶母突然开口了:“到时就算你嫁到人方家去了,今晚让叶秋送你去方家住两天磨合一下感情。”

??!!!

叶修“噌”的一下站起来,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:“妈你认真的?我是您亲儿子吗?!”

叶母瞪他一眼:“你懂什么,嫁进去的才是被疼的那个,咱们是为你好。”

也拴住的那一个。叶秋想着,感觉牙酸得不行。

……叶修沉默着坐了下来,眼角抽搐。算了吧,反正都要跟男的结婚了,还纠结这么多干什么。

结果这一席话出来,最纠结的倒成了叶秋,肚子里一股憋屈劲儿没地放,算是彻底没了胃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叶秋送叶修去方家的这一路上都没说话,任叶修使出无数方法也没能褪掉脸上的煞气。

叶修想,以前怎么不见这家伙这么小气?想着想着心里就有些乐。

送到之后,叶秋犹豫了一下,还是狠狠地给了自家哥哥一个拥抱。

真是的,以后就是别人的了……叶秋心里很是心酸。

叶修回抱住叶秋,打趣道:“不闹别扭了?这样不是好多了吗。你小时候还嚷嚷过要跟哥哥结婚呢……”

叶秋马上松了手,脸颊发烫,逃也似地离开了方家庄园。

……我又说错话了?

回头看到方明华站在门口,叶修笑笑,走了过去。

“你家里人没说什么吧?”方明华有些紧张地问

叶修想了想,见方明华这副样子,突然玩心大发。他靠近方明华,压低了声音:“他们说,方家的小儿子啊……”

“……怎、怎么了?”方明华咽了咽口水。

“是个打游戏的……”

“我我我……”

“但是很有礼貌,叶修他不吃亏。”叶修画风一转,却是学起了叶母的语气。

方明华重重地松了口气,几乎要虚脱,听到叶修开怀的笑声,顿时又好气又好笑:“我说你这个人啊,不吓我会死吗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叶修笑得很开心,不管是面对叶秋还是方明华,他心里都意外感到很轻快。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,除了在兴欣打游戏,这一段时光就是他过得最轻松的了。

B市傍晚温度很低,叶修笑着笑着就打了个喷嚏。方明华无奈扶额,又赶紧把叶修拉到房子里去了。

方父方母不在家,管家口述了方母留的话,说是给小两口留个二人空间。两人相视笑了笑,互相看到对方眼里的无奈。

路过方樱华的房间时,叶修忍不住停了一下——房门还是死死锁着的。

方明华看出了叶修的忧虑,笑了笑,道:“不用担心她了,厨娘偷偷告诉我,樱华趁我们都出去时会溜去厨房找吃的。她才没那么想死呢。”

他早该想到的,一直娇生惯养的妹妹怎么可能会以死拒婚呢?她若是真的想死,就不会选择吃安眠药这种最容易救回来的自杀方法了——吃的量还不多。

而且这人掐时间倒是准,保姆每天定时定点只打扫这一次卫生,你还不锁门,这想不发现都难啊。他真是替这又倔又娇气的傻妹妹无奈了。

叶修看方明华这个做哥哥的都说没事了,心下稍安,又被方明华引领着进了房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预计下一章又要爆字数……
其实我没有把方樱华写成反派的意思,这妹子就是娇气一点傻一点😂后面还会写她,希望没有对小妹恨之入骨的人吧。

评论(47)

热度(3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