禾雨中期

近况:
小绿和小蓝!!!绿蓝赛高啊啊啊啊啊!!!!
全职——all叶,其它通通不吃。
底特律——720000,640000,警探组。不吃900G,超级超级雷!!!!
sci谜案集——墙裂安利这部网剧,瞳耀好吃到升天!!!
小英雄——胜出,轰出(替他基本上久右都能吃)。拒绝任何爆右。
一人之下——也青,玉碧。
凹凸——本命紫堂幻,他敲可爱的。cp吃雷安。
盗笔——瓶邪,花邪,有时候会吃黑邪。十二分雷黑花谢谢。
女神异闻录——all主,雨宫莲赛高!!

【all叶】那个炮灰不一般19

——这里阿禾。
——哈哈哈哈终于向着我大纲中极其奇妙的一部分前进了!!!阅读愉快啊!
——前文戳tag,这章走起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十九 嗡鸣

新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,但年的味道并没有淡多少。叶修坐在梯子上又安好一个灯笼后,终于痛苦地扶住了腰。

妈耶,让一个每天宅在电脑前的宅男干这个是不是太过分了?

突然,他头上的灯管闪了一下,迅速熄灭。不仅如此,放眼望去,整个二楼都陷入了一片漆黑。

“停电了。”唐柔从楼下走上来。陈果目瞪口呆,一边抱怨着“为什么大过年的发生这种事啊!”一边蹭蹭下楼去前台给客人退钱了。

楼下乱糟糟的,有客人小声惊叹:“天啊,好像停电了……”

对于这些城市人来说,停电无疑是一件大事,有不少人生平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“盛况”,心里颇觉新鲜。

陈果往门外伸长脖子,只见网吧外也是漆黑一片,不复平日的灯火通明。对面嘉世的标志不再燃着明亮的火红,在黑暗中静静矗立。

陈果静静站了一会,听到网管小妹的招呼声,赶紧凑上去帮忙。几人忙了半天,终于把客人的钱都找了,一时间平常热闹非凡的网吧变得荒凉无比。

等人都走了,陈果又发了一会呆,才想起楼上还有几个人,顿时哭笑不得的上楼去。

上楼一看,五个人正拿着手机开着手电筒在聊天。手电筒从唐柔的下巴往上照,让她看起来跟女鬼似的,远远听到那边轻飘飘的声音:

“他突然感觉耳边一阵风吹过,顿时出了一身冷汗。猛地转过头去,却什么都没有……”

原来是在讲鬼故事呢!

陈果有些好笑,大喊一声:“干什么呢!”

“啊啊啊啊啊!”众人尖叫。

“啊啊啊啊啊!”陈果尖叫。

“果果……”唐柔看清来人很是无奈,一边捞回手机,一边小声抱怨:“大半夜的太吓人了……”

叶修拍了拍抱住自己不放的包子,有些汗颜:“包子,没事了,你吓死我了。”

包荣兴不肯松手,委屈巴巴:“老大老大,我觉得有鬼在盯我,好像不是幻觉……”

确实不是幻觉,莫凡恶狠狠地盯着趁乱吃豆腐的包子,眼神十分可怕。

眼见几人叽叽呱呱都在谈论他们自己,陈果大怒:“吓人的是谁呢?!你们乱叫什么?吓死我了!”

五人小心翼翼:“这个气氛太合适了……”

看到众人讨好的样子,陈果立马心软了。那个谁不是说要组建战队吗?你看都做了这么多准备,这些人哪里像要进职业圈啊……

突然,罗辑颤抖着出声了:“老板!你看你身后,是不是有个人影……”

还玩呢!陈果翻了个白眼,刚要开口,猛然意识到她身前五人都默不作声,只齐齐看向她身后。这个动作把她惊出一身冷汗,那一瞬间陈果感觉到身后似乎真的有个黑影……

“你好,请问这里是兴欣网吧吗?”

人影开口说话了,陈果几乎要叫出声来,但理智很快扼住了她的神经。紧接着,包括陈果在内的六人都愣了一下,不只是因为这话太正常了,还因为这声音……怎么有点耳熟呢?

陈果磕磕巴巴地应了一声,匆匆走过去。她想着这个时候哪来的客人?然而等抬头看到客人的脸时,陈果傻了。

那是一张叶修的脸。

眼前的人一身西装笔挺,面容棱角分明,与叶修的下垂眼不同的是对方有些凌厉的眼神。陈果敏锐地察觉到眼前的人有一种彬彬有礼的气质,看起来教养良好。

“我想问问,叶修是不是在这里。”

听到这话,陈果还傻着呢,倒是叶修蹭的一下站起来了。

他就说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,可不是自家老弟叶秋的声音吗!

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,叶修还是第一次见到家人。叶秋似乎没有变,还是一副干练的样子,比自己有出息多了,如果当初离家出走的是叶秋,他们的未来就会大不相同吧……

他可能也不会来到这个诡异的世界。

叶修心中大为感慨,难得有心叙叙旧,谈谈心,不想叶秋一把抓住他的手,回头礼貌地向陈果点头:“对不起,我们两个有点私事要谈。”

陈果愣愣地点头,就见叶秋拉着叶修匆匆下了楼,一会儿就不见了,只留下他们几个面面相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好的预感。

叶修向来很少有这样那样的预感,但当被自己的双胞胎弟弟一言不发地拉着走时,他居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?

叶秋这个反应明显不正常,冥冥之中,叶修感觉这个世界的叶秋与“叶修”有什么矛盾,总之似乎没有原来那么亲近……

“……叶秋?”眼看叶秋走出了兴欣网吧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叶修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。

被喊到的人一下子停了下来,叶修有些反应不过来,堪堪停住,差点撞上。还没松一口气,手上传来的力道让叶修一惊,下一秒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推到墙上,接着一只手撑到他的耳边。

“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叶秋咬牙切齿地看着他,目光灼灼。

这种拘束的姿势让叶修很不舒服,对方抛来的问题又让他郁闷极了——你难道不觉得这句话应该由我问出来吗?

估摸着他们兄弟两人也许真的有矛盾,叶修也不好做声,只是愣愣地看着叶秋。

两人维持着这个姿势对视了几秒,还是叶秋先开口:“你到底有没有觉悟啊?明明跟你说好每次过年都要回来,今年怎么没回来?

我到嘉世这边居然找不到你人,问了你们队长才知道你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嘉世了?!最后辗转去问苏沐橙,我才知道了兴欣网吧这个地方。

你到底想干什么?就这么不想回来吗?我是恨不得你以后都别回来了,那你又不是不知道爸妈多想你,你就不能让人省省心吗?”

发泄般说出了一长串话后,叶秋终于松开了手,却仍然怒视着叶修。

叶修从小到大都没听过叶秋用这种语气给自己说话,此时大脑完全机当了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简直怀疑两人是不是兄弟。

最初的震惊过后,叶修心里马上涌起一阵心酸。

只身一人来到这个世界,不管荣耀玩家怎样非议他,也不管队友怎样排挤他,他从未抱怨过,哪怕他是替人背锅。

原本的朋友都不在身边了,甚至反过来针锋相对;可以信任的人少之又少,成功之路越走越难,这一切叶修都可以不介意,都能独自承受下来。

唯独家人是不同的。

世上再也没有谁能比家人更亲近,更不留余地的关心自己。血缘的爱是永恒的,不会随着时间的洗礼而逐渐淡去。

叶修不否认他有一颗叛逆的心,他从未后悔过,但他同样从来没有推开过血缘之亲,他的叛逆也不会让他忘记血浓于水这样的事实。

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

这一刻,叶修突然有些委屈了。为什么是他呢?为什么这样的众叛亲离,这样的非自然现象,都是由他来承受呢?

从叶秋的语气中能听出他们兄弟两人的关系不仅是“有矛盾”那么简单了,更令叶修难受的是叶秋这句话中透露出来的嫌弃与厌恶,难道他连兄弟情谊都不能拥有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到叶修有些黯然,叶秋心一颤,但他马上把情绪调整过来,拼命挤出一句恶毒的话:

“你有时间在这里假惺惺地黯然伤神,还不赶紧收拾收拾行李,我已经订好了回B市的机票,明天早上我来接你。最好不要迟到,我的时间比你的时间珍贵多了。”

又说出来了,伤人的话。叶秋不想这样,但却控制不住自己。

年少时,叶秋一直憧憬着自己的兄长,也一度因为自己有这样的哥哥而感到骄傲。他一边享受着哥哥独属于自己的那份爱,一边又忍不住想要获取更多。

某天早晨,叶秋照例在叶修身边醒来。他迷迷糊糊地歪了歪头,突然双唇触到一片柔软。

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羁绊,在宁静的湖面滴入一滴情绪,紧接着泛起一道道涟漪,愈演愈烈,终成惊涛骇浪。

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又亲了一下,又一下。那种无法名状的爱意在一瞬间把叶秋的心添得满满当当,灼烧着他的神经。

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叶修当时睡得很沉。

当时还小,叶秋不懂得怎样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情绪,却知道喜欢上自己的哥哥是违背了伦理的,将不被世人容许。

他害怕被别人发现,尤其怕被叶修知道,怕到了极点——如果叶修知道了,会不会躲得远远的呢?

叶秋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疏远了叶修。

他这种近乎惶恐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很久,一个月后,叶修离家出走了。

其实在父母伤心埋怨那叛逆的大儿子时,叶秋一边惆怅着,一边又松了口气。

后来两人相见,不知怎么的,从叶秋嘴里蹦出了伤人的话语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也许是潜意识里这么做吧,叶秋想。保护哥哥也保护自己。

“……明天?这么快就回去?”

叶修的声音把叶秋从漩涡一样的回忆中扯回来。他回过神来,顺口就道:“你以为呢?你最好请个长假,这次回来肯定要住一段时间的。”

“一段时间?”叶修不解:“多久?很久吗?”

“一个月左右吧。”

叶修头皮一跳:“一个月?不用那么久吧,我在家里又没事可干。”

“你当然有事,大事。”

“……啊?什么大事?我能有什么事?”

叶秋突然不说话了。

叶修一惊,随即那种不好的预感迅速膨胀。他皱着眉又问了一遍:“叶秋?怎么了,我这次回去是有什么事要做吗?”

他看见他的双胞胎弟弟抬起头,用一种他看不懂的眼神直视着他,然后一字一顿地道:

“这次回家,你要以叶家长子的身份,与另一个家族联姻。”

“轰——”的一声,叶修的脑中炸裂开来,不断嗡嗡作响。他这才感觉到这个没有灯的夜晚是多么可怕,眼前的漆黑浓烈得扭曲成一团,似乎要将他生生吞下去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然而咱们修修的这个婚能结成吗?
唉,男人。

评论(48)

热度(3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