禾雨中期

近况:
小绿和小蓝!!!绿蓝赛高啊啊啊啊啊!!!!
全职——all叶,其它通通不吃。
底特律——720000,640000,警探组。不吃900G,超级超级雷!!!!
sci谜案集——墙裂安利这部网剧,瞳耀好吃到升天!!!
小英雄——胜出,轰出(替他基本上久右都能吃)。拒绝任何爆右。
一人之下——也青,玉碧。
凹凸——本命紫堂幻,他敲可爱的。cp吃雷安。
盗笔——瓶邪,花邪,有时候会吃黑邪。十二分雷黑花谢谢。
女神异闻录——all主,雨宫莲赛高!!

【all叶】那个炮灰不一般17

——这里阿禾。
——诸君,我喜欢半夜发文【眉眼弯弯】
——寒假要补课,不知补多久,继续随缘更新吧!
——前文戳tag,这章走起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十七 蓝雨相关

许博远开始小号“绝色”,手下带着兴欣公会的玩家刷副本。副本将近结束,一条消息发了过来:

“野图出了!!坐标(2853,4031)!!!”

许博远匆匆忙忙发了个“收到”,带着几人朝离副本出口不远处的坐标地址狂奔。到了之后,绝色开口:“情况怎么样?”

离他最近的人是兴欣公会的心腹之一,道:“不太好,蓝溪阁和中草堂都到了,刚刚接到消息,说嘉王朝和烟雨楼正赶来。”

又是蓝溪阁,许博远无奈,随即眼神又变得凶狠起来——既然这样,就别怪他不客气了!

远远看过去,带领蓝溪阁的又是系舟。许博远很是同情这兄弟,自从自己和梁易春申请要当长期卧底后,系舟就成了蓝溪阁的代理会长,大大小小的事全都找他。

有人问:蓝河呢?

系舟答:卧底中,似乎成了对方的核心人物之一。

众人惊奇:会长就是不一样,哪个公会倒了那么大的霉啊?

系舟苦笑:我不知道,真不知道。

许博远卧底这事算是机密,按理来说应该让系舟知道的,但梁易春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说破的好,这事于是就只有他们俩知道。

到了现在,许博远为当初的谨慎感到庆幸。要是让蓝溪阁的人知道他已经本末倒置了,那就完蛋了!

说来惭愧,算上这次,他已经抢了七次蓝溪阁的野图boss了。他从最初的心虚到现在已经心若止水,甚至都能与兴欣公会成员同仇敌忾,对抗蓝溪阁。

都怪君莫笑!许博远愤愤地想。要不是他每次回第十区都拼命吹“绝色小保姆”,他才不会这么卖力!

他,他根本抵制不住那个人的赞誉啊啊啊!怎么回事?!!

回到现在,又来了几个公会,场面又开始胶着起来。

几大公会都熟练的进入按兵不动的状态,突然从对面蓝溪阁蹦出一个剑客。那人冲过去居然直接开始卖力输出,野图boss毫不含糊地走向蓝溪阁。

许博远有些傻眼,反应过来后看到各大公会经这么一搅和,都蠢蠢欲动起来,他当机立断的在公会频道里发消息:“抢先机!”

兴欣一动,其他人再也绷不住冲了上去,场面一时无比混乱。

绝色偷偷摸摸挤到中间,离那个剑客只有一段距离。那个叫流木的剑客奇怪得很,出手奇准,嘴里还不停废话,对话气泡一个个冒出来,几乎要把他整个人都遮住。

不过蓝溪阁的剑客大多是这个样子,许博远只觉得这个流木挺有水平,要是把这人搞定了,兴欣离抢到boss就更进一步。

等许博远冲上去偷袭不成反被秒杀的时候,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。

……我,我被秒杀?那个人也太可怕了吧?!完全是被压着虐了啊!蓝溪阁,蓝……等等,黄少天?

这个念头一窜出来就收不回去,他越想越觉得就是了,心里一片冰凉。

这场野图boss之争以蓝溪阁的胜利告终,许博远站在兴欣阵营里,看着对面蓝溪阁玩家把流木围起来欢呼,心里五味陈杂。

这时好友消息闪动起来,许博远点开一看,居然是君莫笑发来的消息。消息内容很简单:蓝溪阁抢到了?

叶修很无奈。

君莫笑和绝色站在一起,就听见绝色在不停地表示“我并没有背叛组织,真的不是我的错,敌方派来个黄少天是我方万万没有想到的,真不怪我,真不怪我……”

“不怪你,不怪你啊。”叶修失笑:“我说小蓝啊,你还记得你已经背叛了你原来的阵容了吗?现在还在这里向兴欣主脑道歉是要被蓝溪阁喷死的。”

语气轻快,甚至有些像在憋笑,许博远那股子愧疚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啊,好气。

黄少天吗……叶修摘下耳机,对左右两边的人道“我说你们有没有兴趣提前感受一下职业圈啊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有选择,梁易春真的不想去麻烦战队。

但是蓝溪阁在第十区算是失了不少威望,先是副本记录被这个横空出世的君莫笑绑架,再连几个野图boss的首杀都被拿走。新区新人居多,加入蓝溪阁的人便越来越少了。

最近抢boss的战绩都不佳,兴欣倒是越来越壮大,幸好他们蓝溪阁早早在兴欣放了枚卧底,大大的卧底。

问题是一个人在抢boss这种团体活动中的作用实在不大,梁易春估计许博远是有苦说不出啊。

他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去请示了战队。

“让我上啊让我上啊!你们晚上出野图boss就来喊我,我正好闲着无聊呢!”黄少天的话匣子马上打开了:“不要忽视一个人的力量,一个人的力量是伟大的,尤其是本剑圣!信不信我吐几口唾沫能把他们都淹死?”

信,当然信。梁易春痛苦地想,他们蓝雨的王牌还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。

黄少天也确实是无聊得紧。蓝溪阁没有晚间训练,最近他手头也没什么用来消磨时间的东西,无聊,真是无聊。

于是黄少天顺理成章地找到了一个新乐子。

这不,黄少天又接到梁易春发来的qq消息,马上眼前一亮。

只是这次在坐标地址后面,很不符合梁易春发消息的风格——有个长句子:我们在兴欣公会的卧底探到君莫笑要来第十区,大神,小心被针对。

“君莫笑?就是那个把你们第十区搞得鸡犬不宁的家伙?”黄少天一兴奋,话也多了起来:“针对我?我倒是无所谓啦,不过早听你们说到这个人很多次了,还听说这家伙要组建一支战队?我倒是要会会他,告诉他职业圈不是过家家!”

打开抽屉,第一张账号卡就是流木。黄少天登上账号,兴冲冲地朝坐标方向跑去。

等到了地方,果然又是多方对峙的局面。蓝溪阁一看己方大将到场,马上响起一片欢呼声。黄少天一边跑过来,一边眼神不住往兴欣那边瞟。

这时一个花花绿绿的人影大刺刺地从人群里走出来,一下子站在了最显眼的地方,稳稳踩在boss的仇恨范围边缘。

这人不是君莫笑还是谁?

看到对方的举动,黄少天在心里冷笑了一下。他不会真的以为他能赢我吧?凭什么?难道凭他是什么半吊子散人?

这样想着,黄少天动手了。

其实当时的场面是很诡异的,蓝溪阁,中草堂,霸气雄图,烟雨楼,兴欣五家公会的人马把boss围了个水泄不通。君莫笑站在兴欣前面一大段空地上,流木无视所有人,像颗炮弹一样直直冲了上去,竟然没一个人有反应。

眼看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的差不多了,一块砖头突然不知从哪飞过来。黄少天预防着偷袭,这时不慌不忙闪避过去,可他的左右方突然又冒出一个女战法和一个忍者。

普通玩家还入不了黄少天的眼,不过这两人抓得紧,逼得流木倒退一步。突然一只哥布林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,黄少天皱着眉跳开,一眼看到站在大石头后的召唤师 。

这时扔砖头的流氓跑到跟前来,起手抛沙,流木骂着躲过。战法的矛刺到跟前,黄少天叫着“靠啊你们几个有完没完啊”,流木却寻着机会又避开这击。

电脑前的唐柔暗暗吃惊。

黄少天也不傻,知道这几人不是普通玩家,扯开嗓子就骂:“喂喂喂,我说那个什么君莫笑啊,你不要以为穿的这么丑就可以迷惑我的双眼。不是说要来针对我吗?你来呀!派出一群乌合之众就想放倒我?做梦去吧!”

君莫笑连动都没动一下。

看来这人也是个冷静的主,不吃这套。黄少天在心理暗骂了几声,手下突然发狠地打了起来。

这人一开火,顿时各种垃圾话满天飞,手下动作没停。影响人视线的气泡随着流木的移动不断刷新,重叠,看得几家公会都替他们感到头大。

唐柔几人打得甚是狼狈,一分钟之后,流氓首先被迫离开了战场,女战法和召唤师很快也跟着回城了,剩下个残血的忍者见情况不妙,居然秒闪。

“他好烦啊!”包子闷闷不乐地说。罗辑点头附和:“比你烦了千千万万倍。”显然受到的打击也很大。

唐柔又一次感觉到了自己与职业选手间的差距,有些不甘地咬牙。再来看莫凡,发现对方跟没事人一样,依旧面无表情。他捡回半条命,此时正躲在兴欣阵营里慢慢回血呢。

这边黄少天解决了几个人却没停,刚刚这一战可算是点燃了他的战意,现在他的流木简直是踏着杀气冲过去与君莫笑纠缠起来。

“哈哈哈,怕了吧怕了吧?”黄少天的话匣子再次打开:“我说那些虾兵蟹将不够格啊,我告诉你啊,我可不是一般人,能和我打一场是你们的荣幸!现在快拜倒在我的剑术下吧!”

“你好烦啊。”叶修却用懒洋洋的音调把包子的话转述了一遍,随后轻笑一声:“呵……倒真是烦得可怕。”

包子蹭地一下站起来,满脸通红,不敢相信自己被无形中撩了。

黄少天还从没听过有人这么喷他的,语气嘲讽但委婉,好像站在……垃圾话宗师的顶端?靠,不知怎么的,居然有些恼火。

其实从接触三秒后,黄少天就开始正视这个对手了。职业选手总是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,他表面还在对君莫笑狂吐垃圾话,心下却有些惊。

会玩散人果真还是不一样的。

他尝试寻找机会——事实上他一直在这么做,可几分钟过去了,身为机会主义者的黄少天,找不到这人一丝致命破绽。

换句话说,几分钟后,黄少天输了。

流木呲着血花倒下去了,君莫笑犹如王者一般,顶着半管子血站立着。几大公会像傻逼一样围观了一场玩家之间的对决,那野图boss却一直没人动。

电脑前的黄少天也动弹不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35)

热度(405)